• 首 页
  • 联系我们
  • 六月国际教育新闻速递

    时间:2017-09-19 12:40点击:

    澳大利亚2016年国际学生增长15%

     

    新数据显示,澳大利亚作为世界教育目的地的知名度不断提升,与2016年相比今年第一季度国际学生人数跃升了15%。

    教育和培训部部长西蒙·伯明翰表示,自从联盟政府2013年上台以来,国际学生人数急剧增长,涨幅达10.5%以上。

    伯明翰部长称,特恩布尔政府致力于支持国际教育行业的可持续发展,并保障全国第一个2025国际教育战略中措施的大力实施。特恩布尔政府认识到我们国际教育系统的重要性,并扭转了前工党政府因不稳定的学生签证政策造成的国际教育部门数十亿美元的损失。

    2017年,澳大利亚国际学生人数达到历史最高纪录,接收了来自190多个国家超过55万名国际学生。头三个月的数据包含2017年上半年开始接受高等教育的学生,以及开始全日制职业教育和培训课程和学校课程的学生。

    澳大利亚作为世界级的国际教育机构的声誉以及各种地缘政治因素为澳大利亚创造了最大的机会,从而使越来越多的来自世界各地的学生来到这里学习。移民和边防部长助理部长亚历克斯·霍克说,移民和边境保护部在2017年第一季度收到了111,000多份学生签证申请,高于2016年同期的94,000人。2017年第一季度,所有教育行业的国际学生人数都有增长——海外学生英语语言强化课程人数增长了近38%,高等教育学生人数增长了近23%,职业教育和职业教育培训学生人数增长近13%。

    澳大利亚每年从国际学生教育中的收入达224亿澳元(约合167亿澳元),其中世界一流大学吸引了150亿澳元(约合110亿美元)的国民经济收入。澳大利亚大学联盟行政长官罗宾逊表示,这些最新的增长突显了澳大利亚优质的大学体系对国家繁荣的巨大贡献。

    20173月澳大利亚有480,092名国际学生,其中30%来自中国,11%来自印度,4%来自马来西亚、越南和尼泊尔。澳大利亚政府的2016年的一项调查证实,澳大利亚教育系统的声誉是国际学生选择在这里学习的首要原因。罗宾逊称,质量是澳大利亚国际的卖点,因此必须捍卫它。

    扩大与英国的合作

    与此同时,澳大利亚和英国的大学领导人周四在伦敦举行高级别会谈,扩大两国之间的合作。战略对话将在澳大利亚高级专员、英国政府高级官员亚历山大·唐纳,九大顶尖大学副校长和三个高峰机构——澳大利亚大学联盟、英国大学联盟和苏格兰大学联盟——之间进行。

    领导人通过优秀学术和研究人才交流、大学研究合作、数据和基础设施互通以及为学术人才建立特殊互惠签证的前景,探讨深化双边关系的办法。他们还审议了建立新的双边研究基金以及将联合研究纳入新层次合作的可行性。

    澳大利亚大学校长罗宾逊表示,他们看到扩大彼此大学双边合作的深度和广度的巨大潜力。英国大学联盟行政长官尼古拉·丹德里奇表示,重新评估和激励这种关系恰逢其时。英国伦敦大学校长拜尔纳教授补充道,英国和澳大利亚大学科研人员共同努力解决复杂问题,可以增强科研的质量和影响力。无论是在蓝天研究,还是为企业和行业开发创新的应用解决方案。这些伙伴关系为今后建立更强大的合作提供了坚实的基础。

     

    编译自http://www.universityworldnews.com/article.php?story=201705261322338

     

     

    特朗普政府力推学徒制

     

     

    白宫官员周三表示,特朗普总统计划重新开展学院认证和学生援助政策,以鼓励在更多的高等教育机构推广学徒培训。特朗普将在下周在州长会议上概述这一战略。

    民间和技术倡议总裁助理里德·科奇什称,该公告将包含白宫正在采取的“非常强大的行政措施”以及国会进一步行动的建议。科奇什在华盛顿举行的华盛顿工作人员培训会议上表示,总统计划扩大认证和学生援助,并将其适用于职业教育和学徒教育。

    扩大体验式培训的目标得到了两党教育工作者和决策者的广泛支持。克林顿执政期间的劳工部长罗伯特·德里克称,对当代美国而言,这是一个荒谬且自负的决定。中产阶级要想生活,唯一的途径就是通过四年制大学拿到学位。但是由于政府没有提供更多细节,科奇什表示,他没有权限在特朗普宣布之前讨论具体细节。教育工作者也质疑,这样一个长期的、多方面的问题不可能很轻易因为一个总统令而解决。美国教育委员会政府和公共事务高级副总裁特里·W·哈特表示,将联邦学生援助扩大到更多的体验式学习领域可能是一个好主意,但它不能很快到位。

    商业圆桌会议组织的行政官员和行业主管提出了两个主要途径:鼓励大学提供更多的体验式教育机会,特别是与当地企业结合,同时允许非传统学院进入联邦政府支持的认证和财政援助体系。

    特朗普政府劳工部长亚历山大·阿科斯塔重点关注第一种途径。他表示医学院的结构表明了大学基本上了解如何将课堂教学与在职培训相结合。阿科斯塔说,主要因为历史因素,其他学术领域还没有被采用这种做法。这需要改变。

    此外,科奇什对认证和学生援助变更的描述表明,白宫正在研究如何让非学术教育机构将联邦资金用于支持学徒培训。哈特勒说,过去曾有人提出延续这种制度,过程也极其复杂,因为这意味着要改变联邦的学生援助规则,例如旨在保护学生的体制质量和最低学时数。这个挑战是确保新的提供者对提供学生教育和培训更感兴趣,而不仅仅是对学生的援助资金感兴趣。至于高校提供更多的体验式教育的障碍,似乎是学生需求和雇主支付意愿的混乱。

     

    成本因素

     

    美国顶尖公司首席执行官协会商业圆桌会议组织周三发表了一份劳动力发展报告,强调了在德国等国广泛开展的学徒培训。

    美国大学经济学教授罗伯特·莱尔曼称,一些美国雇主愿意支付超出学徒在他们企业工作的生产价值的培训费用。但是对大多数企业来说,德国等国的政府替他们支付了这些费用。相比之下,他说,美国政府几乎没出什么钱。美国政府每年向各种职业培训工作中分拨约50亿美元,而每年只能拨款约1.2亿美元用于民间学徒计划。

    宾夕法尼亚大学管理与教育教授彼得·卡佩利表示,美国如果没有更多的公共投资,雇主将必须明确自己将多少资金用于学徒制。任何将希望寄托于学校和教育界的努力我们应该谨慎。

    当有学生有需求时,哈特勒表示,通常是高等教育(特别是社区学院)来响应,例如社区学院提供护理培训的非现场课程。商业圆桌会议组织将重点放在更多其他领域的培训(如电焊工和钎焊工),因为这样的职业可以获得相对适度的薪酬。

    总而言之,高等教育的领导表示欢迎特朗普政府的举措,即使在成功之前可能要解决更多的问题。莱尔曼表示,奥巴马政府过去两年在推动体验式教育方面取得了一些进展,虽然这主要包括一些额外的资助和新的实验项目。

    公共和赠地大学联盟协会经济发展和社区参与副总裁詹姆斯·伍德尔引用了马里兰大学与诺斯罗普·格鲁门公司之间成功的网络安全培训合作伙伴关系为案例,他表示,因为培训可以满足当地的业务需求,所以扩大大学与行业伙伴的关系至关重要。除了更好地满足行业需求外,如改善工人薪酬和师资培训也是障碍,但扩大学徒制肯定比这个问题复杂得多。

    布鲁金斯学会经济学家和资深研究员盖瑞·波特里斯称,阻碍学徒制的其他障碍包括:让潜在的学生更了解这种培训的好处,并确保得到的认证在雇主界得到广泛认可和接受。扩大学徒制需要在体制建设方面进行大量的公共投资。而我们怀疑学生援助规则的变化本身将会产生显着的影响。

     

     

    编译自http://www.chronicle.com/article/Trump-Will-Push/240288?cid=wcontentgrid_6_4grid_2

     

     

     

    美国留学生招生人员人数翻番

     

     

    美国教育委员会的一项调查显示,过去五年来,使用教育代理机构招收本科和研究生的美国高校数量翻了一番以上。

    2016年,1,164所大学中有30%表示雇用了国际学生招生人员吸引本科生,而2011年只有11%。15%的受访者表示招收研究生时雇用了代理人员,五年前只有6%。一半以上(54%)的研究生机构(可授予至少50个硕士学位和不超过20个博士学位的机构)称他们使用代理人招聘国际本科生,这比其他任何类型的高校都要多。

    该调查每五年开展一次,包含了美国高等教育的各个部门,是美国唯一一个全面调查。报告指出,在国际招生中代理人人数的增加是许多美国大学“加速国际化”的结果。近四分之三(72%)的受访者表示近年来国际化进程加快,国际化水平“高”或“非常高”的机构比例从2011年的五分之一上升到2016年的30%。

    调查显示,增加留学人员和国际学生人数是机构国际化活动的首要任务。受访者中支持员工出国招生的高校比例几乎翻了一番,其中本科层次(44%)、研究生层次(23%)。

    代理人人数的增加也引发了美国对代理人的辩论。中等高等教育委员会近期建议,禁止其认可的机构在国际招生中提供奖励性薪酬。然而,美国教育委员会调查的数据表明,高等教育领导人在这个问题上的立场趋于软化,这与大学入学咨询协会2015年进行的全国四年制大学调查的结果一致。当年有37%的高校与国际学生招生机构合作,另外20%正在积极考虑使用招生机构。

    然而,国际化活动因机构类型而异。博士研究生机构(可授予20个以上博士学位的大学)继续发展迅猛。但调查结果显示,发展速度已经放缓,约10%的高校表示他们有战略计划或专责小组开展国际化活动。副学士和专门机构也有所发展,超过20%的表示有战略计划,40%以上的工作组已经到位。

    美国教育委员会国际化和全球参与中心主任罗宾·马克思·赫尔姆斯表示,了解高校类型之间的差异需要更多的数据。因为调查是20162-12月进行的,因此缺乏特朗普执政期间可能对机构目标影响的数据。报告指出,行政命令和行政部门宣布的与移民与外交关系相关的政策声明可能会对学生流动性产生重大影响——数据也将国际化明确划分为美国高校的首要任务。马克思·赫尔姆斯表示,他们将继续致力于国际化活动,同时正在考虑可能进行的需要进行什么调整以及可能产生的潜在机会。

    调查还显示,国际高等教育现状的另一个变化是教职员工的专业发展。超过一半(56%)的受访者表示,他们向不在国际计划办公室工作的员工提供与国际化相关的校内专业发展机会。另有34%的受访者表示他们在国外获得了类似的机会。马克思·赫尔姆斯说称,行政人员与国际化相关的专业发展机会增加的规模令人惊讶,这是特别令人兴奋的,因为国际化趋势越来越成为管理密集型的工作。不过也要确保充分参与教师的专业发展。

     

    编译自 https://thepienews.com/news/agent-use-among-us-heis-doubles-in-five-years-survey-shows/

     

     

     

     

    分享按钮
    ------分隔线----------------------------
    版权:齐鲁理工学院    电话:0531-85592555 传真:0531-85592966 地址:济南市经十东路3028号 邮编:250200 备案:鲁ICP备1501072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