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联系我们
  • 国际教育观察:慕课改变教育——道阻且长

    时间:2016-10-19 12:16点击:

    作为谷歌和思科的董事会成员,您肯定希望约翰·亨尼斯知道一两点未来数字趋势。

    但是,四年前,当科技对高等教育的影响显然还遥不可及的时候,斯坦福大学校长就预言纽约人“一场海啸来临即将来临

    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慕课)的发明不是我认为人们希望的那种革命性的东西。它没有颠覆现有的东西。亨尼斯在接受泰晤士报高等教育副刊采访时说。他还表示,在线教育的发展在它能够挑战传统校园之前其实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我们非常擅长在我们测试新方法是否奏效之前就言之凿凿地宣称我们发现了一个高招。”他坦言

    慕课一词最早出现在2008年2012年,《纽约时报》将这一年称为慕课”。 这一年,CourseraUdacityedX以及FutureLearn都推出了各自的在线课程——前两个由斯坦福大学教师提供下文未来……下载进行时)。

    Class Central是一个慕课课程列表网站今年年初,约有超过500所大学提供的4,200个慕课课程汇集于此。去年,有3500万学生注册了其中至少一个课程:上一年预计人数为1600万到1800万。

    尽管注册人数一直在增长,但这类课程的质量一直受到质疑——在这些课程中,学生通常很少(如果有的话)能跟教师互动而且班级人数是以千为单位2013年的一项研究发现,慕课的平均完成率不到7%,并且亨尼斯对于科技的兴趣并不高,因为他们的完成率跟慕课的一样低

    此外,来自贫穷国家的弱势学生也没有蜂拥而至;研究表明,目前大多数的慕课学生是拥有学士学位和全职工作白人男性。

    宾夕法尼亚大学高等教育学习联盟主席罗伯特·泽姆斯基2014年发表的文章《这有慕课,那有慕课,这里上一点慕课,那里上一点慕课》让人印象深刻。在文中他描述了这样的模式:“他们来过;他们就征服了一点点;所以现在他们的未来还是一片灰暗。”

    所以如果慕课不是数字时代高等教育的未来,什么是?

    亨尼斯,作为一个接受过培训的计算机科学家,十分看好翻转课堂模式。在翻转课堂模式中,学生在家里观看视频讲座,上课时间专注于讨论和互动问题解决——前提是班级是“小到中等”规模。

    “我们看到一些可喜的数据,包括实际和实验数据……这确实表明翻转课堂基本上与常规课堂设置一样发挥着相同的作用”他说“所以你可以想象一种情况,你使用翻转课堂结构,但领导交互式会议的人不一定非得班主任。教师需要一些技能,但也许不是那些创造一套吸引人的讲座所必须的技能

    亨尼斯称,这种模式的另一个重要优势它降低了约15%的授课成本“这是我们第一次在没有降低教育质量的情况下降低了高等教育成本”他说。

    “问题在于如何将这种模式融合到”一个学位课程中去,让所有学生都能够发挥他们的潜能,他补充道“我们还在实验……我们一开始说:学习非常简单它可不是非常简单的事非常难。人们学习的方式各不相同 一个学生善于从视频中学习,另一个学生善于从一本书中学习。另一个需要更多的帮助,一对一才能真正掌握一个概念。这就是我们知道的情况

    在没有数字化高招的情况下,扩大其可及性的主要挑战仍然是确保低收入学生能够在学校里攻读学位。为此,亨尼斯认为增加资金援助是他将于8月底结束的16年校长任职期间最骄傲的成就之。每年家庭收入低于125,000美元(94,900英镑)的斯坦福大学学生不再需要支付学费,而家庭收入低于65,000美元的斯坦福大学学生不支付校内住宿费用。

    “不仅是对低收入家庭,现在甚至是对中等收入家庭来说,他们的经济负担和课程可及性情况都有很大的改善,”他说。

    亨尼斯在斯坦福大学工作40年企业家马克•安德里森称他“硅谷教父”。这个称号反映了亨尼斯与许多重要的高科技企业私人联系:除了他谷歌和思科联系之外,他还是美普思计算机系统公司以及网络通信公司创锐讯的创始人。而这也反映了他在塑造学生发展中的作用。学生们是奔着斯坦福大学位于硅谷的地理位置它的盛名来到斯坦福大学读书的。许多人自己创办企业;谷歌、InstagramSnapchat和雅虎的创始人都是斯坦福大学的教师和校友。

    这是一令人印象深刻的名单。是亨尼斯是否担心斯坦福只是因为盛产科技企业家而知名,而竞争对手如哈佛大学被视为全面的精英大学

    亨尼斯的回应是,斯坦福大学有效的跨学科合作能力——始终致力于此——是一个关键的优势。例如,他说:“我们商学院和教育学院之间有积极的合作。将两者结合在一起可以培养出种人,他有能力进入一个落后的城市学区时运用他在商学院学到的管理技能和在教育学院学到的知识成就一番大事。我认为我们比其他任何大学都适合做这样的工作。

    与此同时,亨尼斯在斯坦福大学艺术教育方面投入了大量资金,这是他打造全面发展的毕业生的另一个贡献

    “斯坦福大学与这些领域与我们的同行不同。通过修建设施和招聘教师,我们真的改变了教育,”他说,“我们认为这很重要,因为艺术是创造力、独创性和新思路源泉,并且我认为它们为我提供了另一种影响人类思维的方式

    领导力是亨尼斯担任校长期间的另一个重点关注的领域。大约10年前,斯坦福大学工作人员建立了一个领导学院,提供一对一的辅导和团队解决问题培训。今年3月,斯坦福大学发起了一个7.5亿美元的奖学金计划,目的是研究生成为未来世界领导者。亨尼斯将在他卸任时启动骑士-亨尼斯学者计划——该计划资金来自于斯坦福大学校友耐克创始人菲利普·奈特捐赠4亿美元。亨尼斯认为,这是斯坦福大学在跨学科优势上优于其他对手的另一个例子。

    “我们容易想到”T形人“的概念——某一领域研究得很深并且还有能力与他人合作和工作的人”他说。

    亨尼斯认为他在斯坦福大学的领导得益于他自己的从商经历。他表示思科帮助他理解“大学在为未来教育培养他们自己的领导者上表现非常糟糕”这句话,而谷歌帮助他掌握创造未来”和“跳出思维局限的道理

    他还认为斯坦福大学创造了一种“大学的硅谷模式”,其特点是管理结构相对扁平“我们曾经说过。在大学里高级管理人员任何人之间不超过四级。现在大概有六个。但是任何人……如果他们真的觉得他们有重要的事情要讲都可以找校长“最近一个有代表性的例子是一个学生公共服务平台上他是否能为大学运动队吉祥物“树”的评选胜出者录制一个视频。”

    亨尼斯认为大学“艰难抉择时也可以向企业学习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为了1年内减少15%预算在斯坦福大学裁员的时候,他在一家初创公司裁员的经验就十分宝贵

    同时,加公立大学的资金在2008年至2012年间下降了27%,目前仍未恢复到危机前的水平。受此影响的机构之一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其校长尼古拉斯·德克斯在今年早些时候在一份工作人员的备忘录中说,他们面临着“巨大的日益加重的结构性赤字”,导致一些人质疑它是否能够一直保持领先研究机构的地位

    亨尼斯否认斯坦福大学是在看他们的笑话我们获得的任何一个微小的优势都可能因为我们旁观像伯克利一样了不起的学校的颓势的毛病而被人忽视,他说“硅谷创建的系统比斯坦福大学有更大的人才需求。

    回到技术主题,他仍然相信不论有没有慕课,慕课本身给了保持高等教育可持续性最大的希望。

    “如果你看看大多数大学的威胁,会发现他们目前成本模型的增长已经超过了收入模型 所以现在的问题是,你能找到一种方法引进技术并帮助你降低成本的增长吗?

    有信心一定能找到这个方法。“但我们必须了解如何更好得使用技术,”他补充

    未来……下载进行时

    世界上最大的慕课提供商Coursera的首席执行官理查德·莱文承认,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没有得到很好地利用”。互联网学习将迅速取代传统大学,人们将选择在线证书而摒弃本科学位的想法“从一开始就是错误的”。

    但是这位2013年卸任时已在耶鲁大学做了20年校长的经济学家仍然认为慕课可以对高等教育产生变革性影响:只是这么多人所预测的变革的场面可能需要“好几个十”才能成为现实。

    Coursera自2012年由斯坦福大学计算机科学家吴恩达和达芙妮·科勒创立以来,已累积了1800万用户。目前有140多个教育机构提供的超过1000个课程面向公众开放,其中包括许多美国及其他国家的知名机构

    莱文接受采访时表示慕课已经专业发展领域产生了重大影响Coursera现有的许多课程专注于商业计算机科学和数据科学等领域。但公司也已经扩展到诸如艺术人文和语言学习等领域。

    莱文说,他们下一步将顺势开发在线研究生学位课程。今年早些时候,Coursera开始在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提供MBA和数据科学计算机科学硕士学位,未来可能会有更专业的硕士学位课程。这些课程的学费约为2万美元(15,140英镑),比校内课程费用便宜得多。“我认为更多的人会发现这些在线比校内学位课程要方便,”莱文说。

    下一个问题也不能回避:学生是否能够通过Coursera学习本科学位课程。莱文认为未来会成为可能。他坦言这可能对“中下等的教育机构”造成损失,但补充说,“我认为短时间内是不会发生的

    莱文2014年Coursera任职之前一直支持在线教育。他率先在耶鲁大学开发了在线教育斯坦福大学和牛津大学合作,并设立了耶鲁大学公共课,提供耶鲁大学教师教授的免费入门课程。

    莱文认为对于领先大学来说,在线课程将主要用来扩大它们的影响”。“现在,耶鲁大学的教授,不是每年三到四次教授一个15人的研讨会,可以一次教6000人。有些Coursera教师在Coursera上在一堂课上教数比他们在校园里整个职业生涯教的人都多

    莱文表示,付费在线学位课程体现了原始开放模式的演变,明显为学生提供了更多的辅导和支持。Coursera最近还对想要提交慕课作业的学员收取99美元的费用。未支付的学生仍然可以访问课程材料,但不能获得结业证书。

    这些变化可能让人质疑Coursera是否仍然忠实于其核心使命提供“让所有人获得世界上最好的教育”。但是莱文强调,超过100,000无力支付证书费用的学生去年获得了费用减免。

    至于Coursera对发展中国家的影响,在目前慕课注册的学生中,约有55%来自发达国家——尽管这一比例正在下降。宾夕法尼亚大学2014年发布的对该机构32个慕课课程学生的调查发现,80%的学员已经拥有学士学位,44%具有学位。该调查的结论为:“慕课革命应该帮助的是那些发展中国家没法接受高等教育的人,而这些人在慕课早期用户中显然人数太少了

    莱文指出,去年Coursera工作人员和美国学者在哈佛商业评论上发表的一项研究发现,教育和职业方面发展中国家没有学位的学生比那些更优越的学生受益大。“我们发现非常振奋人心的结果……我们希望更多没有大学教育的发展中国家的人成为我们的学员。但我们对这种人的影响肯定有大有小”他说。

    如果慕课要具备莱文想要的变革影响,留课率这个关键问题必须得到解决。据观察,慕课的平均完成率为6.8%,仅略高于英国高等教育整体的辍学率。莱文认为这是一个不公平的比较,因为许多人注册慕课,通常是免费的。他们学习课程材料无意在最后获得证书。他说,比较那些完成了第一周课程并表示他们打算继续学习用户的完成率更公平。在这方面,Coursera的完成率是“最低两位数——莱文承认它需要进一步提高。

    “我们不断努力提高我们的课程质量,关注人们放弃的地方,”他说“如果人们过头两个星期后放弃,这一部分的课程有问题因为我们一直专注于此,完成率,特别是在过去几年,一直稳步上升。

    “很明显,如果Coursera想要始终保持最初对慕课的热情,它们就要不断创新。但是,尽管在耶鲁大学开展了许多项目,莱文承认互联网初创企业的试错过程对他来说是一种“新体验”。

    “尽管耶鲁大学名声在外尽管我们雄心勃勃地采取了很多行动在我们实施之前,总是有时间让董事会的金主们转念选择规避风险,”他说,“我们在创业时可没有这样的待遇;事情瞬息万变,我们也面临竞争的压力。我们需要不断尝试,如果没有成功,我们必须调头去尝试别的东西。

     

    (译自:https://www.timeshighereducation.com/features/massive-open-online-courses-moocs-can-transform-education-but-not-yet

    分享按钮
    ------分隔线----------------------------
    版权:齐鲁理工学院    电话:0531-85592555 传真:0531-85592966 地址:济南市经十东路3028号 邮编:250200 备案:鲁ICP备15010726号-1